看火车

|


  阿华十一岁的时候,弟弟八岁,要一起到石门坎看火车。
  到石门坎需要吃过早饭就开始走,所以吃过早饭,阿华就为自己和弟弟捏了两个很大的饭团。捏饭团的时候妈妈没在意,可是当阿华拿水壶来装水的时候,妈妈还是没在意。弟弟说,妈,我们要去看火车。妈妈随口说,别跑远了。
  要去看火车还能不跑远?算了。
  阿华和弟弟,出门后发现水壶带子太长,于是在带子上打了一个结让它变短。这是布带和锡壶都染作草绿色的军用水壶,出远门必须背的。水壶上写着笔划潦草的五个红字:为人民服务。
  他们往西出村子。除了他们两个小孩,还没有谁在这个时候出门走动。这个冬天的早晨,太阳还没出来,从东方山峦后涌起兰白色光芒雾,到处都是透明的的东西。我们来装鬼吧。好的。于是他们用力直着上身,平直伸出胳膊,两脚碎小而急促地跑动。到了西面的万年坡,他们在坡顶上有些莫名其妙地站了好一阵,才看见妈妈扛着锄头出门,往团结水库那边走去。
  接下来,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一条青竹镖。这种青色的蛇,通常待在沟底林木深处,青油油发亮。太阳出来的时候,它跑到坡顶的阳光里来发亮,亮得变成灰色。阿华和弟弟停下来等它过去,但它昂着头,熟练地沿着人走的路往前游,好像它也要到石门坎一样。后来,在凉风坪,青竹镖转入一条岔路,阿华和弟弟差点跟着它走。跟着去了就完了,这是弟弟说的,弟弟从来没有说过这么聪明的话。
  他们还遇到其他的一些东西。这些东西是:火箭草、铁线草、灰灰菜、月母草、何首乌、地瓜藤、明油枝、山楂树、云南松、马尾松、衫树、青杠木、冬青树、栎树、莎老树、杜鹃花、山茶花、报春花、攀枝花、火焰花、打烂碗花花、万年坡、冷水箐、河尾子、凉风坪、何家堡、黄泥巴垭口、白泥巴垭口、奶头山、王麻子洞、温泉、癞子洞、倮倮寨、太阳沟、观音沟、将军岩、石门坎、小黑箐、黑松林。
  石门坎在龙周山主峰的西面,看得见五十公里远处的金沙江。他们看见了金沙江,金沙江边上就有火车,他们往那里看了一下午。

3 评论:

匿名 说...

See Please Here

匿名 说...

Attention! See Please Here

匿名 说...

See Please Here